上官凝

主混全职/魔道。偶尔写文,嘿嘿嘿欢迎小伙伴们扩列

【喻文州生贺】剑所指向的地方,诅咒如影随形

原著向
私设众多,人物有些ooc
小学生文笔

“第六赛季总冠军,蓝雨战队!”
那是蓝雨的第一个冠军。蓝雨一直被称为老队,被誉为强队,却从未有过一个冠军。这次,夜雨声烦守护在索克萨尔前方,一路披荆斩棘,刀光剑影,诅咒护身,为蓝雨开出了一条光辉灿烂的道路。
喻文州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夺冠后的夜晚,大家相拥在一起,脸上全是抑制不住的欣喜,就连本赛季新加入蓝雨的新人于锋也跟着前辈们高叫欢呼。
“哈哈你们看本剑圣就说嘛,我们蓝雨这么厉害,一定会是冠军!”黄少天站在人群中央,得意洋洋的说着。眼里是止不住的欣喜。他没有食言,他真的和喻文州一起,为蓝雨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他们终于夺冠了。
喻文州站在人群外,笑看一群欢闹在一起的队员们。沉稳如他,此刻的心情也是万分激动的。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喻文州拿出来一看,竟是个陌生的号码,心里有些发愣,不知道是谁会在这时候打来电话。接通后,却是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恭喜夺冠。”方世镜说。
“谢谢。”对于喻文州来说,方世镜那一年对他的教导是非常重要。若没有当年方世镜的教导,哪里来的今天的喻文州。“前辈是在现场看的比赛还是在电视前看的?”
“电视机前,我和老魏凑在一块看的。那老家伙听见你们夺冠,高兴的差点把房间给点着了。”
喻文州听到这话,笑了。魏琛的烟瘾他不是不知道:“魏队的烟瘾还没戒?”
这次回答他的不再是方世镜,而是魏琛。电话那头,魏琛掐灭了一根烟,却又点燃另一支烟:“唉,改不了啦,这已经是老毛病了。恭喜你们夺冠啊。帮我转告黄少天那小鬼,让他别太得意忘形,他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嗯,好的,我知道了。”喻文州点点头,发现经理已经招呼他们回去举办庆功宴了。于是对两位前辈说:“那前辈们我先挂了,经理招呼我们去庆功宴了,改天再聊。”
“诶,等一下。”魏琛突然开口。喻文州差点就按下挂断了,他有点疑惑,不知道这位老队长还想对他说些什么。
“文州,你和黄少天那小鬼都要记住,现在是属于双核的时代。荣耀,一个人是玩不转的。”这是魏琛第一次如此语重心长的跟他说话,也是第一次这么郑重其事的交代他。
喻文州愣了一下,没想到魏琛会对他说这些话。而黄少天已经开始催他了:“队长你在跟谁说话呢,快走啦!全队就等你一个人了!”
“好的,马上。”喻文州只是应付似的回了一句,看向门口那辆车的车门闪烁着荣耀的logo。他目光灼灼地盯着那个logo,一字一顿的对魏琛说:“魏队,我保证,只要我还身在蓝雨,索克萨尔就会坚定的守护在夜雨声烦的后方。剑所指向的地方,诅咒如影随形。”
魏琛微笑着挂断了电话,听到喻文州的承诺,他的心落地了。在职业选手中,他的年纪已经太老了,双核的时代,终究是不属于他的。他也只能盼望着,这两个他嘴中的小鬼,能肩负起蓝雨的重任。
“怎么,这下踏实了?文州这孩子虽然手速不够,但他沉稳,聪慧,懂得运用战术。黄少天就不用说了,这孩子就是你手把手教出来的。”看着挂断电话的魏琛,方世镜拍了拍他的肩膀。
“嗯,这下痛快多了,接下来老夫就可以放心的去网游里耍了。”魏琛如释重负,又恢复了他经常不着调的模样。
“你这人……”方世镜无奈的笑了笑。对于这个昔日的队长兼老友,他还能说些什么呢?

而此时的喻文州,早已和黄少天、郑轩等人一起,坐上了回蓝雨的车。
“队长你刚刚跟谁打电话呢,打这么长时间?”一上车,黄少天就又开始对着喻文州喋喋不休。
除喻文州以外的所有人一听黄少天说话,都像是提前商量好一样,不约而同的拿出手机和耳机,带上耳机听音乐。
换在平常,黄少天早就炸毛了。肯定会挨个训斥他们的不是。不过今天不一样,为了自己的好奇心,先找队长,到时候在跟他们几个算账。
恐怕这世上只有喻文州永远不会烦黄少天的垃圾话了吧,甚至还总是微笑着回答黄少天的所有问题了吧:“是魏队和方队。两个人在电视机前把总决赛看完了,打电话过来祝福。”
“诶魏老大我好久都没见他了,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了。他现在干的工作和荣耀有关吗?他那个老烟枪是不是还没戒烟呢?方副队怎么又和魏老大凑一块去了,两个人退役后一直在一起生活吗?”
一听是魏琛和方世镜,黄少天满肚子的话就全蹦出来,一个接一个问,一直没有停歇。
“少天,”喻文州趁他换气之时打断了他的话,不然真不知道他有多少问题要问“魏队和方队现在的生活情况我不知道。两人这次打电话过来,是为了祝福我们夺冠,还告诫了我一件事,一件需要转述给你并听到你承诺的事。”
“什么事啊?哎呀队长队长好队长你就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吧,好不好?他们究竟要告诉我什么呀?队长你别这么神神秘秘的行不行?”黄少天在赛场上,比任何人都有耐心,毕竟机会主义者的称号可不是白来的。可在场下,他可就沉不住气了。
“魏队让我转告你,现在是属于双核的时代。荣耀,一个人是玩不转的。”喻文州一个字不差的将魏琛的话转述给了黄少天。

黄少天难得沉默了。他呆呆的看着地面,眼里是只有在赛场上才有的认真,他在思索着,思索着魏琛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双核么?嘉世有叶秋和苏沐橙,霸图有韩文清和张新杰,微草有方士谦和王杰希,而蓝雨……
他抬头看了看喻文州,发现他并没有休息,而是拿着他随身携带的笔和本,在记录些什么。
他脑子里像被什么东西刺激了一下似的,突然开口叫道:“队长。”
喻文州抬头看向他,看出了他眼里的坚定。那种坚定,亦如刚才自己回答魏队时,看着荣耀图标时的眼神。
“队长,我想清楚魏老大的意思了。”黄少天这次一句废话也没说,只是看着喻文州,两人似乎都知道了对方心里所想“队长,我发誓,只要我还在蓝雨,夜雨声烦就会永远守护在索克萨尔的前方,做索克萨尔最坚定的骑士。百花有繁花血景,虚空有双鬼拍阵,而蓝雨,就有剑与诅咒。”
“那少天,我告诉你我当时是怎么跟魏队说的。”喻文州顿了顿,说“我当时向魏队保证,现在也向你保证,剑所指向的地方,诅咒如影随形 。”
此时此刻,夜雨声烦正站在索克萨尔的前面,用他最锋利的剑刃,斩断来敌。索克萨尔在敌人到来之前,布下最黑暗的咒术,做夜雨声烦做坚定的后盾。

剑所指向的地方,诅咒如影随形。
剑与诅咒永恒。

喻文州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