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凝

主混全职/魔道。偶尔写文,嘿嘿嘿欢迎小伙伴们扩列

【叶蓝】三色禁忌恋(一)

#内含花吐症,(当然是甜文)触雷慎入
#内含cp 叶蓝,喻黄,方王(但我只打了叶蓝tag)
#极度ooc

楔子:三色堇的三种颜色,思念,沉默不语,束缚,
世人们也曾说过,三色堇,代表着同性恋的人们

(一)

清晨,叶修发现自己床边都是三色堇时,整个人都是懵的。他并不记得国家队里有谁喜欢三色堇啊,更何况,他们应该也不会无聊到大半夜来自己房间里放三色堇吧,他们连进都进不来。
进都进不来是真的,但是他们会不会这么无聊搞恶作剧,这个还有待调查,不过,最让叶修头疼的是应该把这些花放在哪里,摆在房间里,真的很碍事啊。
“老叶老叶快点开门!起床了!亏你还是领队呢,整个队里就你没起了,快点开门!顺便老实交代你昨晚是不是又带着兴欣的人到网游里抢boss去了!要不然怎么都到现在了还没起!”叶修正在琢磨这些花是哪里来的,就听见有人在外头不停地敲门,还一直在说话。不用想了,来者肯定是黄少天无疑。
“好了少天。”得,听这一声温柔的“少天”,喻文州肯定也在门外,不过这倒也合情合理,自从两个月前他们悄悄交往开始,两个人就一直是形影不离的。为此黄少天还特意和周泽楷换了房间,于是只要第二天不训练,叶修、周泽楷和肖时钦便总能听到隔壁传来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
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不是王杰希和周泽楷?虽说房间是按编号排的,可王杰希才不用呢,人家早已经和某位退役的方姓选手在酒店里订情侣房间了。
“老叶,你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你再不开门,我们就拿备用房卡冲进去了啊!”虽说场上是机会主义者,可场下的黄少天可没那么多耐心,,见房间主人没有任何回应,就有些着急了。见房间内的人一直没有回应,便有些急了。
看着黄少天迫不及待想要冲进去的态度,喻文州拉住了他,用食指唇边,比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收到自家队长兼恋人的指示,黄少天乖乖闭上了嘴。喻文州这才对房间里的叶修说:“叶神,那我和少天先去吃饭了,希望叶神出来的时候,酒店里的中餐还有。”
喻文州说这话可算是别有深意。中国的食物在世界上可是数一数二的美味,国家队的随队厨师是南北方各一位,每天早中晚都有不同的美食,看得其他国家直流口水,国家队也知道在异国他乡能吃到自己国家的美食很不容易,所以就从来不留任何剩饭,甚至有的时候还不够吃的。当然我不会说不够吃的主要原因是某昊和某黄太能吃了。
房间里的叶修还是不说话,反正他从中国带了不知道多少盒泡面,少那么一两顿美食也没什么,他只是习惯性敷衍了一句。他现在全部的注意力还是都在这些无故出现的三色堇上:这些奇奇怪怪的的花都是从哪里来的啊?
喻文州本来说和叶修打声招呼就走的,却发现叶修有些反常,但他也不好去窥探叶修的隐私,只好和黄少天十指相扣,恩恩爱爱地去食堂吃饭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喻文州还是想让人盯着叶修,不过他自己还要照看国家队的日常训练,可惜他不是忍者,没有影分身。无奈之余,喻文州只好给随队出行苏黎世的工作人员许博远打了个电话,他对于许博远在网游里和叶修的一些交情,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只好让许博远来帮把手。
“小许啊。”
“喻,喻队!是我,怎么了?”电话那头,在刚吃完饭的许博远对接到喻文州的电话感到诧异,但更多的是忐忑:他和喻队几乎就没有说过几句话,喻队怎么突然找上他了呢?是因为自己最近没有带领蓝溪阁抢到boss所以要责备他吗?
“听说你曾经在网游里和叶前辈私交还不错?”
“啊,没有的!除了公事我们两个之间根本不说话,但是关系的确不算太差。”许博远被喻文州这么一问,突然有些紧张,但更多的是好奇:叶修大神又出什么事了?
“你不用太紧张。”喻文州仿佛感受到对面的慌乱,微笑着说“今天叶前辈似乎状态不佳,好像无法盯着国家队的训练了,我想麻烦你去照顾叶前辈,看看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
见许博远爽快答应了,喻文州松了口气,交代了几句便匆匆挂掉了电话。

评论

热度(28)

  1. 司空乐上官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