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凝

主混全职/魔道。偶尔写文,嘿嘿嘿欢迎小伙伴们扩列

【叶修叶秋生贺】紫荆

叶修叶秋5.29生日快乐!
#私设如山
#幼稚园文笔
#ooc严重(因为我实在把握不好叶秋的性格)

其实,叶秋和叶修小时候很好区别,叶秋规规矩矩的,是个家长老师都颇为称赞的乖小孩,而叶修则是个从小就不让人省心的主。
一个周六的午后,阳光洒在屋里,老两口在厨房里洗碗,叶秋窝在大厅沙发上,攥着遥控器,时不时打个哈欠,注意力全然不在打开的电视上;叶修趴在叶秋旁边,神情与叶秋截然不同,这不,他刚使用调虎离山之计,从叶秋手里夺到了PSP,这会儿玩的正高兴呢。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是叶父的长姐。听到这声音,叶修丢下手里的PSP,叶秋也清醒过来,随意地将遥控器扔在一旁,兄弟二人一同屁颠屁颠地跑过去,看看他们的大姑这次又带了什么好东西给他们。
叶修原本以为大姑还会给他带游戏盘,结果却让叶修大为失望,她这次只带了一大捧干花过来。那花就想路旁野花一般,五片嫩紫色花瓣中包着几根素黄的花蕊,到不难看,可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叶秋倒是对那花特别感兴趣,一手扯扯叶修的衣服,另一手把玩着其中一朵的花瓣:“哥!你看,那花咱们好像在哪里见过!好像叫……叫紫什么花!”
大姑摸了摸叶秋的头,笑着问:“小秋记忆真好,还能回忆起它叫什么吗?”
“恩……让我想想……”
“紫荆花。”小叶修看着小叶秋沉思的模样,不耐烦地替小叶秋说出了答案。比起在这里猜花名,他更想继续去打他没通关的游戏。
“没想到最后竟然是小修说出来了啊,”漂亮的中年女子弯眸一笑“关于紫荆南朝吴钧的《续齐谐记》有这么一个典故:传说南朝时,京兆尹田真与兄弟田庆、田广三人分家,当别的财产都已分置妥当时,最后才发现院子里还有一株枝叶扶疏、花团锦簇的紫荆花树不好处理。当晚,兄弟三人商量将这株紫荆花树截为三段,每人分一段。第二天清早,兄弟三人前去砍树时发现,这株紫荆花树枝叶已全部枯萎,花朵也全部凋落。田真见此状不禁对两个兄弟感叹道:‘人不如木也。’后来,兄弟三人又把家合起来,并和睦相处。那株紫荆花树好象颇通人性,也随之又恢复了生机,且生长得花繁叶茂。在古代,紫荆花常被用来比拟亲情、兄弟和睦、家业兴旺,所以,我把这朵花送给你们两个,小修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弟弟,不能再欺负弟弟了,小秋也要乖乖的,听哥哥的话,两个人都平平安安的和睦相处,可以吗?”
“可以——”
紫荆花吗……叶秋在心里默默记下了这个名字。兄弟和睦?他当然会做到的,毕竟,那可是他一直都很依赖、很喜欢的哥哥啊,不管哥哥是否会对他好,他都会一直对哥哥好的,因为在他心中,哥哥就是全天下最好的哥哥!
这个想法在小叶秋心里贯彻多年,直到上了初二。
初二的男孩子,或多或少有些叛逆,那时的叶秋也进入叛逆期,顶嘴打架作弊不写作业,他哪项没做过?可意外的是,他成绩在班里依旧保持前十。他女生缘也很好,能和女生谈笑风生,被传绯闻是常有的事。
什么?你问叶修?他呀,在班里有一大帮兄弟。那时,网游在全国很是盛行,尤其是在初高中的学生中,一群血气方刚的少年经常瞒着老师和家长,勾肩搭背地组团去网吧里打游戏,打个通宵都不是什么怪事。
叶秋对网游不感兴趣,但叶修就常常和同学们出去打游戏。不过若是当天叶父在家,叶修就缩在兄弟俩的房间里,霸占着电脑打游戏。
叶秋对叶修一人霸占了两人的电脑丝毫不介意,他的看法是:反正他平常也不用电脑,哥哥想用就用呗。
但是有一次,叶秋却因为电脑的事情跟叶修发飙了,气急败坏的叶秋一周都没理叶修。
那天,校篮球队放学后集训,叶秋作为篮球队里的一员,自然也留在了学校。训练结束时太阳已经落山了,叶秋扛起沉重的书包急急忙忙和同学打了声招呼就往家跑。所有人都很纳闷:叶秋这家伙平常巴不得在学校多打会儿篮球,今天怎么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他们不知道,叶父原先是当兵的,虽然现在退役了,但有些规矩还是按照当兵时候来的,比如他严格规定叶氏兄弟的回家时间,平常叶父回家晚,兄弟俩还能掐点回家,可今天叶父公司有会议,领导全去开会了,员工自然都放了假。叶父早就回家了,叶秋知道,他要在不回家,到家时候不得被打死。
幸好他回家后叶父没说什么,叶秋松了口气,说了声“我先回房间写作业了”就从叶父眼皮底下溜回了房间。
叶秋进房间后,刚打开书包,看见放在最上层的紫荆花,突然想到了什么,将它递到了正在打电脑游戏的叶修面前。
“哥,你看这花。”
此时的叶修还沉迷于电脑游戏之中呢,哪有功夫理他。连看都没看,就把叶秋的手拨开,随口敷衍了两句:“嗯,漂亮,又是女生送的?”
叶秋早已想到了这样的局面,倒也没生气,反而耐心的跟他说:“你看看,这似乎是紫荆花吧?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嗯。”
叶修依然盯着电脑屏幕,甚至比刚刚更过分,就回答了一个字。这种无视的态度让叶秋心里有些憋屈,他明白,他这个混蛋哥哥视电脑游戏为命,可也不能这样子敷衍他吧?他便压着怒火,用尽自己平生最好的脾气问叶修:“叶修,你有在认真听我说话吗?”
叶修注意到了,叶秋对自己的称呼从哥哥改成了全名,这足以证明叶秋已经要生气了。但叶修是谁?电子游戏在他心里可是非常重要的,他可不希望叶秋打扰他,于是,他连敷衍都省去了。
“没有。”
“你!”叶秋本来还想着叶修要是说他有在听他可能就不生气了,结果没想到叶修就这么直截了当地告诉他“没有”。这可把叶秋气的想打人,要不是对方是自己双胞胎哥哥,他估计就已经上手打他了。
“混蛋哥哥!”
叶秋又能有什么法子对叶修呢?无奈,他狠狠瞪了一眼正在玩游戏的某人,怒气冲冲的将花随意丢在桌子上,打开书包,去一旁的书桌上赌气写作业了。
叶修瞟了一眼那朵花,心想:笨蛋弟弟,我知道那是紫荆花,我可没忘记当初在大姑面前立下的誓言。
因为此事,叶秋和叶修冷战了一周,但兄弟二人刚和好没多久,叶修就离家出走了。
“混蛋哥哥!竟然抢走了我的行李!”
叶秋气归气,但是却拿他哥哥没有办法。当他再次见到哥哥时,他哥哥已经成为了斗神“一叶之秋”的操纵者“叶秋”了。
第三赛季时,叶修生日那天刚好赶上嘉世主场对微草。在叶修和吴雪峰的领导下,嘉世以7:2的成绩获胜。当天晚上,在宿舍里叶修突然有些口渴了,可他还在率领嘉王朝的人抢野图boss。住在同一宿舍的吴雪峰刚好要下去买水,便将叶修的那一份也顺手买了。
吴雪峰从嘉世对面的网吧回来之后,却发现有叶修正站在嘉世门口徘徊,手里似乎还拿着一束花。吴雪峰心里很纳闷:队长不是一直视野图 boss为珍宝吗?按理说他现在应该还在楼上抢boss啊,怎么到楼下站着了?
像是接受到了吴雪峰的目光一般,“叶修”也转过身看向他。吴雪峰这才发现他不是叶修,两个人虽然长得很相像,但是显然,面前的人无论从发型、身材以及举止来讲,都像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怎么会是那个平日里随随便便的亲民小队长。
吴雪峰刚想开口问他你是谁,那人就率先向吴雪峰微微鞠躬,扬起30°标准微笑,问道:“您好,吴雪峰先生,请问叶秋在这里吗?我是他的弟弟,我叫——叶修。”
队长还有弟弟?全队好像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件事吧!吴雪峰先是吃了一惊,马上反应过来这样子对人家有些失礼,连忙点头:“对,他是在这里。那个,我带你上去找他吧。”
“谢谢。”叶秋没有再多说什么,向吴雪峰颔首,表示谢意,便跟着他一同进入嘉世大门。
当他们走进房间时,叶修刚打完一个野图 boss,伸了个懒腰。听见开门声,便回头一看,恰巧与叶秋四目相对,可两人却都没有言语,仿佛一个眼神,两人便已经了解了对方的意思。
“队长”吴雪峰觉得这种安静有点诡异,只好率先打破这尴尬的氛围“你要的水我给你买回来了,这位先生说他是你的弟弟,我就将他带了进来,你们慢慢聊,我先出去了。”
吴雪峰将水搁在桌子上,悄悄地溜出了房间。
吴雪峰走后,叶修坐着,抬头看向叶秋,叶秋也俯身看着叶修,将手里的紫荆花背于身后,两人依旧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地望着对方。
最终,还是叶秋先忍不住,打破了这个僵局,他把背在身后的紫荆花递到叶修手里,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混蛋哥哥,生日快乐。”
叶修却愣住了,他翻了翻日历:“今天是我生日?哦,好像还真是,我都忘了。谢谢啊。不过今天也是你的生日,等等啊,我给你找找有什么礼物。”
叶秋无语了,他就静静地看着叶修在这个只有不到20平米的小屋子里翻翻找找。说实话,他真想不到他这个除了荣耀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哥哥能给他什么生日礼物。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
“退役之后再说。”
“……”
“终于找到了。”
叶修从电脑桌旁的一堆文件、盒子中翻出了一个长方形纸盒以及一个小的正方形纸盒,将两样东西都递给叶秋,对他说:“现在先不要拆,等到回家之后再拆。”
叶秋对叶修竟然能给他礼物很是惊讶,当然也乖乖听了叶修的话,回到B市之后才拆开了这两个盒子。可当他发现里头只有一个纯黑的无线鼠标和一个白色键盘之后,叶秋的脸彻底黑了。
“混蛋哥哥我就不应该对你抱什么太大希望!”
但,大家都不知道的是,叶修的宿舍桌上,常年摆放着一束干花,叶秋的办公桌上,正安安静静地放着一个白色键盘和一个纯黑鼠标。

end

@叶汐 我要疯狂吹爆她!感谢这位大佬帮我改文!我千年不变的逗比文风终于被纠正了一些!超级爱她的!